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8-31

  在以前,空难对我们来说,似乎都是遥远国度的事情。说白了,这些事情,离我们很远。但是,如果这样的灾难就发生在国内,恐怕不免让我们这些经常在空中飞来飞去的人,有了一丝担忧。

  这样的事情终究还是在我们国内发生了。在一个多星期以前,一架从哈尔滨飞往伊春的客机在伊春机场降落,接近跑道时断成两截后坠毁,机上有乘客91人,其中儿童5人。“8·24”坠机事故已造成42人遇难,54人生还。

  在手机新闻上看到这个消息,当时我们正在候机。何谓情何以堪。灾难发生以后,国内航空业陷入一片沉思之中,有的人在抱怨制度,有的人在担忧,有的人在悲痛。但是,我却真没有想到,有的企业居然会以此作为广告的由头。

  试想,当人们收到诸如“关注伊春,愿意外不再有,出行前勿忘投保交通意外险,当天航班可保。3分钟网上投保。WWW.PINGAN.COM【中国平安】”这样的广告时,心里会在什么样的滋味?如果在当时正在候机,时候会让人觉得很晦气?而这些广告,如果是受灾者的家属收到,又会是什么样的感慨?

  这样的“广告创意”真的让人在心理上无法接受。真的想不出来,国内的一些所谓的广告怪才,这些爱出怪招的企业,怎么能将基本的同情心置之度外,而眼里只有广告?尽然该广告公司说的只是给大家一个善意的提醒,而实则上,我们在这份他们所陈述的善意之外,看到的却是赤裸裸的广告!

  记得以前在汶川地震的时候,居然还有媒体故意营造地震现场的情景,找来女模,拍摄一些血淋淋的所谓灾难大片。这些在冲击人们的道德底线的行为,最终还是受到社会的谴责。难道这些教训还不够深刻?而这背后,时候又正是急功近利的表现?当一些企业,一些广告人为了眼前小利,不惜去挑战伦理道德的时候,谁还会来看你的广告?!

2010-08-30

  

     近日,2岁女孩妞妞的家人为其买下一套300平方米的别墅,价值近400万元,作为妞妞将来的嫁妆。妞妞被媒体称为南京最小而且最富的房二代。据悉,妞妞的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并非大富大贵,但都在垄断企业工作,家庭基础比较好,家里早有4套房2辆车。(8月29日《金陵晚报》)

  看到这样一则新闻的时候,我们的一个同事正在到处看房子,打算成为房奴。只是这样的新闻,让他很是受伤。不知道其他城市里那些蜗居着的房奴们,有会是怎么样的感慨。中国网民很擅长发明新名词,这一次,房二代的诞生,却似乎比官二代,富二代们更让他们觉得落寞。

  其实,可能会有不少的朋友,也或者会和我一样,暗地里可能还觉着,这或许是楼盘开发商们的一个很巧妙的广告——你看,有剧情,有人物,有故事的,又有一种流露其中的对他们来说是幸福的元素在其中。当整个南京都在关注这个巧妙的“广告”的时候,还愁楼盘没有人来看?更何况,现在的情况却是全国的媒体都加入到这一场“广告传播”当中来了。

  会是一个广告吗?或许对看新闻的众人来说,已经不在最重要的。试想,在房价如此高企,当大多数老百姓感叹买不起房或两代人沦为房奴的语境下,南京最小房二代:2岁小女孩却拥有400万元别墅——这样的新闻,能不让众人受到刺激?透过现象看本质,我们在这背后看到了什么?毫无疑问,我们看到了垄断行业的超国民待遇;我们看到了贫富差距的巨大鸿沟就这样赤裸裸地暴露在世人面前。

  而这背后似乎还有更让众人无奈的东西:就比如说这垄断行业的工作吧。房二代的爷爷奶奶在在垄断企业工作,于是,爸爸妈妈也在垄断企业工作。而未来的故事似乎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这个新闻主角的小女孩,将来也必定能在垄断行业工作。是的,正是这种“权力的代际传递”更让人觉得可怕!

2010-08-27

  召回这一词语,对大多数人来说,都不是件好事情。首先对商家来说,必然存在因为召回而产生的一些代价,一般都会包括金钱上与名誉上的损失。而对于消费者来说,尽然可以得到改正的机会,却会在心理上有一种被伤害的感觉。而生活当中,我们所常见的召回一般都发生在汽车工业领域,比如前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丰田汽车召回门事件。而如果召回发生在我们普通老百姓都能消费的日常消费品上,比如食物,比如现在这个新闻的主角,一枚小小的鸡蛋。不知道各位消费者们又会是怎么想?

  这个新闻发生在美国,尽管已有数量惊人的5.5亿枚鸡蛋被召回,但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局长马格丽特汉伯格23日仍警告说,未来几天或几周内,可能会有更多的美国鸡蛋因沙门氏菌疫情的蔓延而被召回。

  不可否认,对于此,我很是佩服美国当局的决心。同时也会在暗暗地为咱们国内的一些情况暗暗捏把汗:为什么人家美国可以召回一枚小小的鸡蛋,而我们却不能召回那些毒奶粉?同样作为消费者,为什么这差别会这样大?

  对于国内的消费者来说,奶粉真的是他们曾经的痛。在三聚氰胺的时候,全国上下谈奶粉色变,再到这段时间闹得满城风雨的圣元奶粉性早熟门事件,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能让咱们的消费者放心?

  甚为心寒的是,即使是像三聚氰胺如此铁板钉钉的事实,国内也未曾有过任何关于召回的举动。全部都由有关部门来依法查处,而这就面临着一个监管不严的问题了。我们很心寒的是,为什么三聚氰胺事件过去如此多年了,为什么总能在新闻报端上偶尔能够看到三聚氰胺死灰复燃的不死之态。这些当年未曾销毁的毒奶粉,居然依然还在存活着,在幕后以某种形式又出现到我们面前。甚至可以相信,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是最后一次。只要某个地方莫个有关部门,一严查起来,必然一查一个准。

  在最近,国家质检总局公布最新一批进境不合格食品,包括多种乳制品、蜂蜜、巧克力、饼干、果酱等,其中多达272.1吨新西兰奶粉被指脂肪含量不符合国家标准而遭到退货,另有英、美、韩等多国乳制品被挡在国门之外。看到这样的消息,也让人心寒,是否在告诉我们,洋奶粉也不安全了,让我们继续支持国货?而总有三聚氰胺虎视眈眈的奶粉,我们消费者能放心?

2010-08-26

  

      快闪这种来自国外的行为艺术,据说大抵也只有在那些小青年们中,能够具有很大的吸引力。所以我们才会在报端时常看到某城某CBD快闪一族曾经出没过,有时候说不定你就会无意之中与他们不期而遇。当下,这个舶来品居然会被咱们用到了另外一个领域,那就是创业板。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作为企业,出现人员变动,是自然不过的事情,但是,如果在一个行业内,频繁出现,似乎就有点让人觉得诡异了。随着“上市蜜月期”渐渐逝去,高管辞职现象在创业板市场中也日趋增多。据说,与一般职员递交辞呈时候说的什么“寻求更好发展平台”相比,这些高管们辞职理由可谓丰富多彩——“夫妻两地分居”、“身体健康堪忧”、“参加董事会不方便”等原因都成为了众高管请辞的“挡箭牌”。

  据统计,2010年以来,创业板共有23家上市公司发生高管离职,共计28人。其中独立董事8名、董事与董秘 7名、管理层 7名、监事5名、财务负责人 1名。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些略显单薄的辞职理由背后,到底隐藏着高管们辞职幕后的真正动因,似乎显得尤为必要。

  对于发展前景如此美好的企业来说,这些高管们的理由的确也显得太单薄了。而另外一组数据却道出了背后的玄机——统计显示,目前主动请辞的33名创业板高管中有14人直接或间接持有股份。而创业板高管辞职时点与其持股解禁日的关系常常令人浮想联翩。

  低廉的投资成本,高比例的持股份额,减持过程中对公司股价的打压,套现完成后所获得的巨额收益……,在减持套现的诱惑之下,这些高管们在公司上市后立即拍拍屁股走人,这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可笑的是,这些离职高管的以小博大短期行为实际上与监管部门所追求的建设一个具有创新表征的对中国经济具有中长期效应的创业板的目标背道而驰。

  什么百年老店,什么百年品牌,这些未知的长期蛋糕,在减持套现这个眼前的无穷诱惑面前,就显得如此苍白无力。于是,这些快闪的高管们,毫不犹豫选择了“落袋为安”,以规避“每年减持股份不得超过所持公司股份25%”的刚性规定。这同时也凸显了创业板高管“中途入股”、“恶意冲关”、“一锤子买卖”等IPO短期效应的风险。

  如果,创业板之后,这些企业和高管们都悬着了短跑,而不是为了百年老店之梦的长跑,那么对于其他人来说,还有什么意义?!

2010-08-24

  

        伍兹:终结的不是一段婚姻

        有桩离婚案,据说成了今天的头条!当然,能上头条的人物,自然不是泛泛之辈。男主角是曾经我们所熟知的老虎伍兹。

  老虎伍兹与艾琳通过律师发布一份声明公布了正式离婚消息。“我们感到很悲伤,我们两个的婚姻结束了,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彼此都能够拥有最好的生活。虽然我们的婚姻维持的时间不长,但我们是一双儿女的父母,他们过去非常的幸福,将来也一样会,对于我们来说,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顿时间,在围脖里,砸开了锅一样,关于老虎离婚的议论铺天盖地。女人们顿觉大快人心,为艾琳喝彩;男人们则为自己曾经的偶像扼腕。然而,这在我看来,却不是一场普通的离婚,更似是老虎伍兹个人品牌的一个终结。

  当然,说到终结,似乎太苛刻了一点。但是,这是事实。谁也不可否认,这桩毁于性丑闻的婚姻,最终还是将老虎伍兹的个人品牌个人信用,同时也毁掉了。

  自从爆发丑闻以来,老虎伍兹彻底处于绯闻的漩涡之中。如果是一普通人,或许,这样的行径带来的后果大概也只有自身和家人要付出代价之外,别无其他。可惜老虎伍兹不是一般人。那些曾经看中他个人品牌而合作的广告商们,却无形之中成为了最受伤的牵连者。于是乎,佳得乐、吉列和耐克们都纷纷终止了他的合约――根据《福布斯》杂志的统计,正是这些合约所带来的收益和那些大奖赛奖金一起让他成为了运动员中的首位身家以十亿计算的富翁。

  而当个人品牌陷入危机的时候,他的种种行为根本就不像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活招牌所能做出来的。比如,他并没有正视问题,一开始就在企图以否认来封住众人的口。也没有任何一个可信的发言人来帮他在公众面前作出辩解。更可笑的是,在站出来为伍兹说话的高尔夫球手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John Daly,可这家伙自己本身就有赌博、酗酒和超重问题,而且还有四个老婆。

  管理学大家罗莎贝斯·莫斯·坎特在《哈佛商业评论》的博客上所写的那样,伍兹的狼狈不堪并不能证明商业世界“用明星做代言的做法已经衰落了”。同样地,就如山姆·塔纳豪斯在《纽约时报》中所指出的那样,还没有理由支持“摈弃或者至少重新思考一下所谓的‘没有坏名声一说’”,此种说法的关键在于,在一开始看来似乎是坏的名声是可以扭转的。

  可惜的是,老虎伍兹最终还是毁在自己的手中。一夜之间,在互联网的巨大浪潮下,老虎伍兹的品牌关键词就从颠倒了乾坤,从健康、阳光、专业、王者之气,迅速切换到欺骗、背叛、绯闻、性瘾者。昔日苦心经营与修炼的个人品牌,也毁于一旦。

  事到如今,离婚的选择能否让他远离争论的旋涡,能否让他重新拾起自己的品牌声誉呢?

2010-08-23

  

     千年之前,曹操入土为安,留下72疑冢的传说。千年后,可能曹操也不曾会想到,自己依然还能成为话题的中心。从安阳曹操墓的发掘之日起,关于曹操墓真伪的议论一直不绝于耳。有意思的是,学术界也因此分为了“挺曹派”与“反曹派”。

  而安阳曹操墓被评为2009年十大考古发现后,关于曹操墓真伪的质疑声并没有尘埃落定。最近,“反曹派”又有了新“发现”——学者倪方六发起的“三国文化全国高层论坛”上,来自全国各地的23位专家学者,从各个方面对曹操墓的真实性进行了反驳,最终形成共识:安阳“曹操墓”在发现和发掘过程中,存在人为策划、蓄意造假的行为。

  曹操墓会不会是又一个“周老虎”?作为看客,肯定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过,出土石碑出现“现代文字”、曹操不可能被称为“魏武王”的石牌更不应该出现在曹操墓中、出土的画像石明显是用电锯锉的……等诸多的迹象,似乎让“挺曹派”暂居下风。

  当然,这似乎并没有影响某些人的好心情。先不管是真是假,历来办事拖沓的有关部门,却在这件事情上雷厉风行了一把。临时展馆搭建的速度,倒是比鉴定真伪要快得多。甚至连开展的票价都定好了:60大洋。相关负责人还不忘强调一下,曾有专家向政府部门建议,曹操高陵因其深远的影响,票价起码要定在百元以上。言外之意,60元是极科学又廉价的,更符合国务院办公厅7月份发布的景区门票规定。只是让我们好奇,花60元进去到底看什么呢?

  试想一下,这厢还没有确定是不是曹操墓,那厢就等着收钞票了。如此不遵从科学研究精神,我们就不但有理由怀疑曹操墓的真实性,也有必要去质疑这是不是又是一次周老虎事件。

2010-08-20

  

     不管是否全民皆股民,股神巴菲特的经典名言,还是值得我们深思,他说,我们也会有恐惧和贪婪,只不过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我们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我们贪婪。这似乎成了不少股民的炒股指南了。你看,就连网游大亨史玉柱似乎也在遵循着这样的法则,正在股市里玩起了抄底的危险游戏。

  史玉柱的巨人网络尽然在纳斯达克上表现不佳,不过,这似乎并没有影响这位大亨的好心情。相反,在资本市场上,可谓动作频频。根据多家A股上市公司发布的半年报,这些公司上半年新进股东中都出现了“巨人投资有限公司”或者“上海健特生命科技有限公司”的身影,而这两家公司正是商界大佬史玉柱控制的企业。

  从“巨人汉卡”的第一桶金,到“巨人大厦”的沦陷,再到“脑白金”的崛起,以及巨人网络的上市,史玉柱,这位曾经“最著名的失败者”,无疑是中国二十多年来最具传奇色彩的一位商人。而当下,这位大亨开始把重点放在资本市场上,玩起了资本游戏,是否在努力成为中国的巴菲特,或许,不可否认这样的野心。

  近年来,史玉柱在资本市场屡屡出手,这是不争的事实。较为人所熟悉的投资案例是银行股,上海健特生命科技有限公司曾经是华夏银行和民生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不过,并不算每一次出手都会有漂亮的战绩。

  自2008年四季度起,上海健特通过多次减持,截至今年6月30日仅持有华夏银行1.74%的股份,为第十大股东;而民生银行十大股东名单里已经找不到上海健特的身影。据说,史玉柱表示抛售银行股是为了“抱着现金过冬”。看来在这一点上,大家都恐惧的时候,这位大亨也同样恐惧。

  股神巴菲特还有另外一句名言:投资股票只有一条,那就是买了股票了之后锁在箱子里,等待,只有耐心地等待。史玉柱潜入多家A股上市公司,暴跌后的抄底企图已然非常明显,至于是否等到他所想等待的结果,大家都可以拭目以待。只不过,能否超越股神,成为中国的巴菲特,的确有待事实与时间来证明。

2010-08-19

  

     大概所有开车的朋友都知道,交警最好不要去“惹”,因为被罚款不是件愉快的事情。当然,最重要的是大家都遵纪守法了,大家的安全才会得到保障。罚款,本身是对违规行为的一种依法执行的处罚手段。只是,如果你的身边发生连“罚款都可以包年”这样的事情,不知道你会什么感想?

  这样的事情,并非什么民间段子,而是确实发生的事情。江西乐平部分司机反映称该市交警执行罚款包季、包年制。车主只要交1900元可保一个季度不罚款,交8000元就能保证一年不罚款。当地交警大队副大队长回应称40元的罚款处罚不到位,处罚力度不到位,预交罚款目的是减少当场罚款的频率。

  罚款也可以包年,这真的是匪夷所思。大家回想一下,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包年的也似乎大概只是通讯网络费才有这概念吧?我们的手机话费,除了按月交付,也可以包月包年的,这样对于一些消费额度比较大的朋友,算起来就很实惠了。而如果依照“包月”、“包年”这样的最初的出发点来说,对那些违法大户来说,就得到了“无限的优惠”?不然,这就无法顺应市场经济的规律了。

  诚然,在这个立场上,乐平交警部门诚然是站错位置了。把自己与通信公司营业厅的服务人员一样,把自己的身份给搞错了。本来是对违章行为防止再犯,却变成了让司机花钱买“违章服务”,听起来实在让人担忧。试想,购买了这样服务的司机,是否就可以无限制地违章?可以随便闯红灯?可以随便酒驾?甚至还可以随便撞行人?

  我们知道,交警罚款的目的是为了预防和惩戒,预防各种交通隐患的存在,惩罚那些违反交通规则的司机和车辆,以便为社会制造和维护一个安全的交通环境。这是权力赋予交警的职责所在,也是老百姓必须要享受的一种社会权利。而这种权力却被某些人当成一种盈利或者创收的手段,这无疑是对交警权力的亵渎。如此“包年服务”交警部门就算说出花来,也无法掩盖他们对于交警职责认知不足的尴尬与落寞。

2010-08-17

  

     第一次知道缙云山,那是N年前,给重庆的客户做市场调研,需要深入到重庆各个区。当到北碚区的时候,陪同我们去拜访的客户就给我们介绍缙云山。不过,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从未有机会一睹缙云山风采,自然也不知这个重庆后花园的好。

  第一次听说李一,是在《南方人物周刊》做出“李一非常道”的封面和专题之后。看着这样的专题,让人觉得匪夷所思。莫非大刊们也开始了“造神运动”?

  但是,李神仙看中了这座颇有点“隐仙相”的小山,并为它披上神秘的道纱,将它变为自己的布道台,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没过多久之后,东窗事发,李一被质疑涉嫌强奸后,一时间在社会上引起一番热潮,而神仙道长李一也被冠上一个“神棍”的称号。神仙却一下子变成了神棍,褪去神秘外衣的李一,开始成为人人喊打的江湖旁门左道。各界正义之士对这位神仙道长的无耻行为,大批痛骂来解心头之恨!

  然而,世上任何事物,都是有因果关系,今日的神仙道长李一为何会成为“神棍”,媒体和崇拜人士都功不可没!不过,从营销的角度来看,神棍的营销手法却似乎比我们当中某些所谓的营销人,更高明了。

  首先,神棍善于利用传媒的力量,将自己的“品牌”推广出去。要知,李一道长未成“神仙”之前,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与坊间传闻,让重庆缙云山“绍龙观”的道士李一风光无限:双手导电220V进行诊疗,水下龟息闭气两小时,通过“辟谷”寻找人体的终极能量:“道长”李一频繁现身杂志报纸宣讲玄学,在凤凰卫视等电视台上与名人主持们谈笑风生。

  再次,神棍也非常善于利用名人作为“品牌”的代言人,尽管我相信这些名人都是被代言。在这些媒体报道当中,我们几乎能够在任何一个报道上看到马云、杨锦麟、王菲、李亚鹏等大名。而这些名人,“师父”李一“拥有3万弟子之一”。试想,如果马云不曾来过,试想如果王菲李亚鹏也不曾来过,各地的媒体是否会如此热衷于报道这名不见经传的道观?

  这是一个浮躁的社会。浮躁的媒体,加上浮躁的众人,便成了信徒。我们知道,要将一个“神仙”道长打“死”很容易,众人汇聚口水,便可将他淹没,便可永不超生。而这是否是治本的事情,显然不是!要想将媒体盲目的报道根除,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新闻媒体为求“新、奇、快”来吸引观众,不求“真,准、确”来探求真相,往往在第一时间来误导人们的判断。结果塑造成了一个个“神仙”道长李一,坑害了民众的利益。

  一方面是民众盲目的崇拜,一方面是媒体盲目的宣传。李神仙就如此被造出来了。这是不是会让我们这些营销人,也汗颜?

2010-08-14

  CBCT志起未来营销咨询集团董事长 李志起 www.lizhiqi.com

  最近,申遗像一股旋风,华丽丽的吹着我们。丹霞”的一夜成名把“世界遗产”的“名号”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广东丹霞山、湖南崀山、贵州赤水等六个丹霞地貌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后,一些网友提出:这六个景区为“申遗”花费的资金总额达十几亿元人民币,这些钱到底花在哪儿了?景区“申遗”成功后,当地政府为了按期归还银行贷款,景区门票是否会大幅涨价?到底由谁来为中国式申遗的巨资买单?

  在相关部门相关专家们一致认为这巨资花得值得的时候,我想他们或者是没有多少时间来想这个问题的。当然,也有可能早已想好了。或者,他们比谁都知道“世界遗产”这块金字招牌的含金量,一旦拥有了这张在国际上畅通无阻的“世界名片”,就意味着一登龙门,即身价百倍。然而,“世界遗产”是否就这样沦为发展旅游的摇钱树?

  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通过《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从此,“世界遗产”变得有“章”可依。截至2010年8月1日,中国已有40处世界遗产。其中世界文化遗产26处,世界自然遗产8处,文化和自然混合遗产4处,文化景观2处。由此看来,中国的确是一个很热衷于申遗的国家。

  在当今社会,在利益的趋势之下,文化的发展似乎已经一步一步地紧跟着经济的发展,同质化在所难免,而这背后的根本却是那久治不愈的社会燥热症。人云亦云,人有我有,争先恐后,一哄而上,是其综合表现。经济建设如此,在经济夹迫下的文化建设更是如此。根据建设部统计,目前中国有包括杭州西湖在内的35个项目正式备选申遗,而各地提出申遗的已经排队到下个世纪。

  而“中国式申遗”的初衷,大抵与“名人故里之争”如出一辙,背后都贴着“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八个大字。遗产、遗产,就是要“产”——经济产出。一登龙门,身价百倍,山西平遥古城、云南丽江等“申遗”成功带来巨大的经济效应,刺激了地方政府,于是蜂附云集,日渐逼仄的“申遗”路上熙熙攘攘。

  话说,祖训有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坐拥上天留给人间的自然遗产,沾点光,赚点钱,改善一下地方财政,无可厚非。但是,“申遗”是否就是经济的“兴奋剂”?我看未必!当局花上巨资“申遗”,必然挤占公共投入,减损公共福利,这是政府“申遗”之举最易激起群情的议题。医疗、住房等暂且不议,单说教育,教育投入占GDP 4%的目标迟迟未能实现,而“申遗”不惜血本,两相比照,很容易授人以不分轻重缓急之柄。

  到底谁来为中国式申遗买单?我想,或者有关部门早已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