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逃离北上广逃的是高房价

  CBCT志起未来营销咨询集团董事长 李志起 www.lizhiqi.com

  “蜗居”一词,道尽众人无数辛酸。蜗居之后,那个更辛酸的词就是逃离北上广。对于此词,围脖里有这样的一句话演绎得淋漓尽致——如果你爱一个人,带她到北上广,因为那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带她到北上广,因为那是地狱。

  这其实却是一个围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面对高节奏高压的都市生活,部分年轻人选择离开,去二线城市发展。然而,与之相对的是,无论是在大学毕业生眼里,还是农民工的心中,“北上广”依然是他们最向往的城市之一。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去。北京、上海、广州这些中国特大城市在当代青年人心中,如同钱钟书笔下的围城一样耐人寻味。

  如果看过热门美剧《绝望主妇》,或许你一定会对这样的场景印象深刻,并充满憧憬:他们有一辆美国吉普和一辆日本小轿车,家住小独栋别墅区,厅外绿色草坪围绕,还有一年四季开不败的鲜花,从不担心失业和账单,甜美而优雅的生活,烦恼的只是物质富足后的精神空虚。

  没错,曾经的“美国梦”正代表了中国人脑海里的“中产”印象。如同曾经在上世纪90年代红极一时的“小康社会”一样,“中产阶层”正在新世纪的第一个10年中成为时代热词。

  根据北京工业大学和中国社科院社科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2010年北京社会建设分析报告》公布的数据,北京中产阶层在社会阶层结构中所占的比例已经超过40%,约540万人,接近发达资本主义国家60%~70%的社会比例,一个中产阶层成为社会主流的时代似乎正在来临。

  然而,这个中产,看起来更像是“被中产”:当68.5%中下层中产阶层进入“房奴”“车奴”“孩奴”的“新奴隶时代”,超过70%的中产正在为避免返贫的理财大战而疯狂,超过40%的中产为子女教育考虑移民他乡,贴着焦虑与困惑标签的中国式中产,似乎与真正的“社会稳定器”还有着相当的距离。

  这就是大城市生活里的很真实的一个写照!诚然,对一些人来说,逃离北上广是一种解脱。但对更多人,“我要逃”不过是一时的发泄。相对于大城市,二三线城市更依赖裙带关系,更无出头之日。想留留不下,想逃无处逃,是很多人的心声。

  在北上广这种一线城市,生活难不难?难!奋斗一年买不了两平米的房子;精英云集竞争惨烈,找工作太难;你还别有病,一个感冒能要你一两千元;即使委曲求全租房结婚,那将来生了孩子,还是会因为没户口而上不了学。存折上好不容易攒上好几十万,然而对比起北上广的日益飙升的房价来说,却又显得如此苍白无力。租房吧,却又发现,炒房族之后,炒租族又来了!

  可见,逃离北上广,逃的是无奈,逃的是高房价!


上一篇: 缘何观众眼里只有植入广告
下一篇:为什么银行如此疯狂?

1条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